Search

今天我和我的羊 7月23日

很久都没有出差了 疫情之后,大概3个月没有出过远门 都忘了,小羊也会有不在身边的一天 火车越开越远,可我却始终待在那个小小的办公室里 小羊有好好的吗? 这真是一种无比奇妙的感受 不是歇斯底里的控制欲望 不是患得患失的焦急和忧郁 是当阳光照在车窗上 火车穿行在漫长而蜿蜒的德国边境线上的时 心中的淡淡的想

1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2020年24岁生日菜单

热菜 茶马古道 开水白菜 碳烤羊腿骨 梅菜扣肉 小炒 锦绣河山 玉簪鸡翼球 辣炒蛏子 糖醋排骨 汤 温州鱼丸海鲜汤 蒜焖羊肉 凉菜 口水鸡 牛卤三样 凉拌海带丝 拍黄瓜

睡前小故事-雕石

前些日子里,村子里来了一个人。 我为什么说起这件事,是因为这很不寻常。 我们的村子很小,在竹林西边,村东头有一眼小泉,在本地也算是小有名气,本地人对这泉眼也算自满,村里的老先生经常用泉水冲茶水,一边饮茶,一边闭着眼睛唱诗,当然也会有孩子往里面撒尿。但对其他人来讲,只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小村子而已。 正因如此,这个村子里很少有陌生人过来。上一次这里来陌生人还是去年。记得是几个穿着华服的武士,

喝气泡水的左派

提起左右中,似乎总有人将其理解为信奉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的三种人群,然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人类发展至今的政治学说,政体结构,意识形态,绝非一种能够简单概括的东西。因此基于左右中的政治光谱,将这些学说,政策分为进步,保守,和中立。 因此,左中右派的划分,即使在同一个经济基础的国家也会有区别,更不要说在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其他国家了。 乍看之下,进步,保守,中立这三个词之中,进步是最好的,

 

©2020 by 鞠小熊和蒋小羊.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Facebook
  • Twitter
  •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