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易能科技的一天



文/易能科技工头 鞠昊东


又是一年春天。


阳光照耀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有一列火车正在德国腹地广袤的农田中穿行。风从东边吹来,刚刚冒芽的麦子在寒风中挺立。汽笛声响起,坐在农田里的小孩抬头,好奇的瞟了一眼即将停下的火车。南来北往的人慢慢从车上走了下来。


早晨


阿董也下了火车。他穿着那件几年前买的旧棉袄,几天没来得及刮的胡子拉碴,但头发却梳的利索干净。他左手提着一个大纸箱子,里面装着设备,肩上背着背包。他晃了晃有些酸痛的肩膀,一言不发的开始查车。


出发的时候,亚琛还是早晨。在火车上迷瞪了一会儿,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中午。摇摇摆摆的火车一路向南,地名慢慢从熟悉变得陌生,他除了看手机的时候,眼睛一直呆呆的盯着窗外。去客户那里的车还有二十分钟,他掏出在科隆转车时买的面包。一路上,面包早就冷的像石头一样。


站在无人的火车站上,德国早春凌厉的北风正吹拂着刚刚开始冒绿色的麦田,往日充斥嬉笑的街市如今冷冷清清。他有点想吟一首诗,可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于是就瘪着嘴坐在火车站旁的长椅上。


打开公司网站,他看着地图上渐渐升起的红旗,心中逐渐有一丝豪情壮志,仿佛又回到了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他突又觉得有了力气,他不再佝偻着身子,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到了店里,老板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寒暄两句,他熟稔的将机器布置好,又把线都整理的干干净净,他将电源打开,看着Aaden的Logo慢慢亮起。拧开了矿泉水喝了几口,对着老板说道:“来,我跟你说说大概怎么用.”


同事


“您稍等一下,我这边马上联系技术帮您解决”。


叶同志手忙脚乱的挂了电话,她能听出来客户那边的火气。今天是元宵节,她早早的煮上了汤圆,却没来得及吃一口,赶忙拿起手机打给鞠工头。


接通后,电话背景那边都是笑闹的声音,看起来他们又在过年。


又咋了?


你快看看吧,1156号他们家NGROK开不了,昨天刚开始用,现在要改菜单,没有NGROK没法改的


等会儿等会儿,我们在这弄汤圆呢,你不行先手动弄吧


还没等叶同志回话,那边就挂了电话。看来今天又是只能靠我自己了。叶同志这么想着。她满头大汗的打开tv,开始一个个改菜,旁边的微信声接二连三的响着,她一个都没功夫看,只是心中愈发郁结。


同事有很多,但站在客户和产品之间的,只有客服。客服就像是一个夹在两个不相容系统间的齿轮,无时无刻都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距离分崩离析,往往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在这时,微信电话又响起来了,她的心脏无力地跳动了几下,在椅子上一躺,一声长叹。


刘畅嘴里叼着烟,帮她把电话接了起来。


宿舍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一姐一边哼歌一边烙着菜馍。


上次做了菜馍饱受好评,这次也要做的好吃。记得驰哥最喜欢吃菜馍,这种一姐老家的美食如今在亚琛已经成为一种著名小吃。


大白蒜子,细细捣过,用白瓷勺舀八勺李锦记的生抽和醋,放在青花瓷大碗里,再放少许香油。这才成了层次分明,有滋有味,酸辣爽口的蒜汁。


405的小麦面粉,用冷水和过,用力揉成一个一个的小面团。摔打在案板上,趁他不注意就把他赶成巴掌大的大饼,两张中间均匀的洒满菠菜。用手压实,小火烙上。


一两分钟后,就成了一张紧实的菜馍。


秦先生正提着12瓶可乐从Kauflland回来,累的满头大汗。他把饮料仔细的放在厨房的角落里,正好,一姐已经烙了一摞饼,刚刚从上面切成四份。


秦先生拿起一角饼,取了个小碗就乘了一小碗蒜汁,三口两口就吃了进去。


今天又要吃一顿好的。楼上楼下都忙了起来,蒋公拌口水鸡,安然做芋儿鸡,其他人蒸鱼的蒸鱼,剁排骨的剁排骨,油锅里炸着馄饨,烤箱里烤着面筋,来来往往的是人群的热闹。把一楼的大桌子抹了又抹,从屋里,楼道里搬来了好多椅子,乱七八糟的摆放在桌子的边上。

醒目的,是桌子上的一只大鸭子,良子奈何拿吹风机吹了一宿,又小火慢烤2个小时,它翅膀支棱着,一副外酥里嫩的样子。


鞠工头正准备下楼吃饭,蒋公一把拉住了他。


“等会下去你可不准给我胡吃海喝,我一踹你你就给我不要吃了听见没有。”


“知道知道”


一起


阿董仔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的安装还挺顺利,他还记得老板告别的时候说:“等这些问题都搞定了,我好赶快把尾款付给你。”


拿了这笔钱,公司的下个月终于有着落了。去办公室拉上了还在改Bug的苏哥,才发现又没有一路车了,他们只能顺着高速公路走回家。走出城市的车水马龙,走进一片静谧与黑暗。空旷的高速路上没有路灯,只有不时呼啸而过的车。他看着Haaren山上闪亮的十字架,心中感慨万千。


推开家门,不说又是一阵喧闹,


鞠工头早就等不及了吃饭了,又想起今天是公司的两周年,就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破纸条,开始读道:


“尊敬的领导们,同事们,亲爱的同志们,大家好”


话还没说完,底下都笑成一片,他皱着眉头努着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伸手往下压了压,接着说道:


“说完了就吃饭啊,不会很长的。


过去的一年,大家都辛苦了。一路走到现在,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在座的诸位。回看过去的一年,真是让人感慨良多。我们从一无所有,到终于初步在市场上受到认可,从看到我们的产品就一声长叹到今天终于听到有人无意间说:“Diese Kasse ist viele besser als die alte.”(这个玩意真不孬)。


我们走到今天,能够将我们的产品慢慢的完善,并不是因为我们天赋异禀,也不是因为我们有什么巨大的社会资源,也不是因为我们有什么远超常人的幸运,而是因为我们心中都有一种执念,一种希望能够真正为客户解决问题的执念。


在过去的两年里,在德国社会没有什么根基的我们孤军奋战,几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危局,几次挣扎在破产倒闭的边缘。


还记得第一次去给Hagen哥安装的时候,一边安装,一边额头冒汗,阿董仔就在旁边赔笑,到最后,Hagen哥说,虽然你们的Kasse不好用,但我想支持你们年轻人做一番事业。那一刻的心情,我直到今天都记忆犹新。我知道,这是一种信任,而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莫过于陌生人的信任与善意。


那之后,我们遇见了很多客户,从Hagen的一号,到今年二月份装的100号。我记得著名奶茶连锁品牌的老板彻夜与我们梳理业务逻辑;我记得1415哥手把手的教我们大餐厅的跑堂是怎么记账的;我记得21哥说的待来年春暖花开贵司研究成功,再把空格给我去了;我记得24哥在视频里挥舞着手臂大声强调:我用了15年Kasse,做的最好的Kasse就只有一点:化繁为简!化繁为简!化繁为简!


化繁为简!什么是繁,什么是简?我们在产品探索的道路上一路前行,不断咀嚼着一路上听到的各种意见。那段时间,我在迷茫中探索,在一片黑夜中向着不知何处跋涉。


公司顶不住了。阿董仔找我谈话,说因为产品销售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公司顶多还有一个月就倒闭了。我嘴上逞强,心里难过。我不甘心我们的团队就这么散了,我不甘心我的产品还没有走完战略的十分之一就已经到了生命周期的末期。


可是没有办法。太难了。公司运转一月的成本,对于白手起家的我们几乎是一笔天文数字。可是我不甘心,因为我们的团队,是整个德国最牛逼的技术团队,因为我们的产品假以时日,也必将是德国最牛逼的产品,因为我这一辈子想做的事情,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搁浅的总有十之八九,无论走到哪里总有别人给我准备好退路,说实话,这种顺风顺水的日子,这种体面的日子,这种充满退路和借口的日子我已经厌倦了,我想真的坚持一把,疯狂一次,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就该一辈子当一个loser,是不是永远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在朋友和周围人的认可中放纵而沉迷,到底有没有我所向往的纯粹的勇气。"


我坐在Haaren山上俯瞰亚琛,深夜的城市一片黑暗,可夜空正星光璀璨。


化繁为简!我们在6月份推出了奶茶版,大刀阔斧的改革,摒弃了之前的所有硬件,开始进行巨幅的重构。10月份,我们推出了Aaden2.0版本,广受好评!我看到德国大地上的红旗一面面的升起,我看到我们的团队一步步的成长,看到我们的产品终于如新生儿一般发出了响亮的啼哭。


直到今天,当我们两年扩张3倍,从三个人,成长到今天的十几个人。我们从废旧的工厂,昏暗的门头房中走出,搬进窗明几净的大办公室。这之中,不仅仅是产品的蜕变,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蜕变,我们这支团队的蜕变。吾道不孤,我们都怀着对世界最初始的美好的向往,想要让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


我们不光要吃饱穿暖,我们还要告诉这个世界,我们来过。


2020年的年会,我给我们公司的关键词是启蒙,而今天,2021年的年会,我给我们公司的关键词是成长。


我们是一支年轻的团队,我们的路不止于此,我们必将不断前行,我们将一直向东,直至世界的边缘,踏过无边的海洋,从亚琛,直到黄岛。我们将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和挑战,经历聚散和快乐和悲伤,但我希望我们能够鼓起勇气,无论多少次,都能够再次站起。


因为,前行的你,就是易能科技。”


鞠工头不说话了,但现场还是安安静静。


阿董仔举起杯子,倒了一整杯快乐水,高高举起,没什么文化的*(舒服了)说道:


二零二一,易能牛逼!


开整!





3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2020年24岁生日菜单

热菜 茶马古道 开水白菜 碳烤羊腿骨 梅菜扣肉 小炒 锦绣河山 玉簪鸡翼球 辣炒蛏子 糖醋排骨 汤 温州鱼丸海鲜汤 蒜焖羊肉 凉菜 口水鸡 牛卤三样 凉拌海带丝 拍黄瓜

睡前小故事-雕石

前些日子里,村子里来了一个人。 我为什么说起这件事,是因为这很不寻常。 我们的村子很小,在竹林西边,村东头有一眼小泉,在本地也算是小有名气,本地人对这泉眼也算自满,村里的老先生经常用泉水冲茶水,一边饮茶,一边闭着眼睛唱诗,当然也会有孩子往里面撒尿。但对其他人来讲,只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小村子而已。 正因如此,这个村子里很少有陌生人过来。上一次这里来陌生人还是去年。记得是几个穿着华服的武士,